当前位置:主页 >> 诊断基础 >> 正文
望神色形态来诊断疾病
阅读:1858 输入:2014-04-25 18:13:10

望神色形态是对总体的望诊

(一)望神:可以辨别病人神气的盛衰、病情的轻重。神,指的是病人的精神状态、思维、意识、神采和表情等情况的总和。

如病人精神充沛,神志清晰,目光精彩,面色红润,表情活泼,语音洪亮,呼吸平静,则表示神气健旺,正气未伤。中医称此为“得神”、“有神”。有神,则疾病一般不太重,预后亦较好。

如病人精神萎靡,神思恍惚,目光暗淡,面色晦滞,表情淡漠,言语低沉,呼吸急促,则表示神气虚衰,正气败散。中医称此为“失神”“无神”。失神,则病势较深重,须防疾病的突变。

还可见一些久病、重病、精神极疲衰的病人,原来不欲言,语音低微,时断时续,后来突然语言不休;或原来面色晦暗,突然两颧发红,如涂油彩。此常说明病情恶化,为“回光返照”之证,中医称此为“假神”,是一种败象。

(二)望色:色是各种色泽,它反映脏腑气血的外荣,也是疾病变化的表现。色,通常为青、黄、红、白、黑五种;泽,是色的荣、枯、明、暗等。色与泽心须等同重视,根据不同的色泽,可以看出气血的盛衰和疾病的发展变化。《素问。脉要精微论》说:“赤欲如帛裹朱,不欲如赭;白欲如鹅羽,不欲如盐;青欲如苍壁之泽,不欲如兰;黄欲如罗裹雄黄,不欲如黄土;黑欲如重漆色,不欲如地苍”。这是古代中医将色与泽综合望诊而辨证的经验总结,值得重视。望诊肤色,一般主要观察面色,面色是全身肤色的代表。察色须分辨常色与病色。

常色:我国人民健康肤色为红黄隐隐,明润光泽。但也有个体差异,有的人可能肤色稍白或稍黑些,也为常色。应考虑到,人的肤色可随地区、气候、职业、饮酒和运动等情况而有所变化,不可一概都归为病色。

病色:指生病时,皮肤或面部所反映出来的不正常的颜色。如色泽晦暗,则表示为久病、里病、重病,是正气将败,故预后多不良。

五种病色的望诊:

青色:主风、寒、痛诸证。多见于小儿惊风或青筋串鼻的小孩;或由于感受寒邪,身体某部剧烈疼痛,面色发青,如蛔厥(肠道蛔虫病);或见于休克,多由于周围血液循环不良,皮肤血管收缩所致。

白色:主虚证,是正气不足、身体虚弱、气虚、血虚或阳虚的表现。多见于贫血、失血、肺气虚、肾阳虚。如大出血后、各种原因引起的贫血、慢性肺病(肺痨)或慢性肾炎等病人多面色(白光)白。

黄色:主见于湿、虚诸证,黄而鲜明如橘子色的,多为湿热阳黄,可见于急性黄疸型传染性肝炎、胆囊炎、胆结石等;黄而晦暗如烟熏色的,为寒湿阴黄,多见于慢性黄疸型肝炎、肝癌、胆汁型肝硬化等;淡黄、萎黄为脾虚、血虚,脾虚多由消化和吸收不良引起,血虚则可能是疟疾、钩虫病所致。

红(赤)色:主要见于热证(虚证、实热),有表里虚实之分。面红、发热或微恶寒、不渴或微汗、脉浮数的多为表热,可见于感染性疾病的早期;面色较红、发热、口渴、多汗、脉洪大的为里热,如兼有胡言乱语、便秘,则为里实热,多见于感染性疾病机体反应较强烈的阶段;如午后两颧发红、低热,则多为阴虚火旺,可见于慢性消耗性疾病,如肺结核等。面红目赤,不发热的,为肝火上逆。

黑色:主寒,主痛,主水气,主瘀血。可见于肾阳虚衰,水寒内盛,肾不纳气,瘀血等病证,如肺气肿、心脏病等;眼周黑晕,妇女为带下病,男子为水气病(水肿病、肾性水肿、心性水肿)。

(三)望形:就是观察病人的形体、营养发育状态、以及肥壮、瘦弱、高大、矮小、端正与畸形等。望形,可知病人体质的强弱、正气的盛衰。

正常的体形是,身体各部外观均匀,发育相称,胸廓宽厚,肌肉结实,五官端正,动作敏捷,活动自如。这是体质强壮,正气充旺的表现。

病态的体形有:肢体畸形,鸡胸,龟背(多见于软骨病,佝偻病,脊椎结核),矮小侏儒(多肾虚、先天不足);虚胖(肥胖病);消瘦(多见于消耗性病)等等。

(四)望态:通过观察病人动静姿态,如动作的灵敏、迟钝、正常、反常等,判断疾病的部位和预后的好坏。如一臂不遂(即臂的活动受限制)多为肩凝(肩关节周围炎)。半身不遂、口眼歪斜、四肢抽筋、头摇及口唇或面颊抽动,多为肝风内动的中风。手足抽搐,角弓反张,多是风痉病。四肢震颤,多为血虚生风。手指发麻,头重脚轻的高血压病人,多为中风先兆。手足拘挛,屈伸不变,且有关节肿痛的,多为风寒湿痹(风湿性关节炎)。四肢软瘫,不能活动,不肿不痛者为痿证(如小儿麻痹症、脊髓炎等)。如病人睡卧时身轻能转侧的,多是阳证;身重不能转侧的多是阴证。病人睡卧时缩成一团的,多为阴寒证;卧时仰面伸脚,多为阳热证;睡时喜盖厚衣被的是寒证,常要掀开衣被的是热证。如病人只能坐不能平卧,卧则气促,则多是痰饮咳喘,西医称此为“端坐呼吸”;如病人只能睡而不能坐起,起则晕眩,则多是气血两虚或肝肾不足;若神志不清,无意识地循衣摸床,撮空理线,则病人多病情危重,神气散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