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中医案例 >> 正文
从湿热瘀论治前列腺癌
阅读:1222 输入:2014-04-25 18:56:16

前列腺癌是原发于男性前列腺腺体的恶性肿瘤。中医学往往将其归入“淋证”、“积聚”、“癥瘕”等疾病范畴。目前,中医界对前列腺癌病因病机的认识尚无统一的标准,认为本病的发生,与肾、脾、肝、膀胱等脏腑功能失调有关,历代医家也从不同角度对本病进行了许多探索。

组成:赤芍10克,败酱草18克,虎杖15克,王不留行15克,猫爪草20克,白花蛇舌草20克,益母草20克,马鞭草15克,萆薢12克,石菖蒲10克,金樱子20克,益智仁12克,竹叶10克,甘草梢10克,琥珀末4克。

功能:清热利湿、消瘀散结。

主治:慢性前列腺癌,症见尿频尿急,尿道灼热,小溲疼痛,余沥不尽,尿液混浊,泡沫偏多,气味偏重,少腹、睾丸、会阴部坠胀疼痛等。实验室检查前列腺液常规可见卵磷脂小体不足4+、白细胞+~4+,或可见红细胞、脓球者。

用法:水煎服,日1剂,分2次,饭后1小时服用。

方解:慢性前列腺癌属中医淋证范畴,以尿频、尿急、尿痛、余沥不尽为主症,很多患者以湿、热、瘀为主要致病因素,以湿热挟瘀,郁阻下焦,气化不利为主要病机。其病因多为劳欲日久,相火旺盛,扰动精室,郁而化为湿热,阻滞气机,气行不畅,日久结瘀,阻于下焦,下焦失司,则气化不利。

经曰:膀胱者,州都之官,津液藏焉,气化则能出也。今气化不利,膀胱之职失司,津液受藏而不能化;受藏不化,湿热壅结,化为瘀滞,则小溲约而不出,症见淋沥涩痛、会阴部潮湿且热;下焦瘀阻,症见少腹、睾丸、会阴部坠胀疼痛。

且上焦如雾,中焦如沤,下焦如渎。渎者以通利为要也。因此在治疗上以通利为要领,选用此方清利下焦湿热同时,消瘀散结。

方中萆薢、菖蒲取萆薢分清饮之义通利小便、分清降浊;竹叶、甘草梢取导赤散之义淡渗利窍、除茎中之痛。败酱草、赤芍、王不留行、虎杖诸药活血散瘀,清热利湿。

新安王氏医家《王仲奇医案》曾指出“精为肾之体,溺为肾之用。今肾藏有亏,精气失守,随溺渗泄,淋溲作痛,当以强肾通利为法是也。”病久湿热蕴结下焦,久则伤及肾脏,肾失摄纳,而致精关不固,故用金樱子、益智仁二者合用,既补肾,又涩精,小溲之淋漓不尽可收之。

另外,以五草饮配合应用:即马鞭草、益母草、猫爪草、败酱草、白花蛇舌草,用五草之味苦以燥湿,性寒以清热,加散结消瘀之力,则湿热瘀可除,下焦郁结可得通利。琥珀末,《名医别录》谓其可“通五淋”,其性易于下行,可速达下焦,消阴中之浊,以通诸淋。

加减:下焦湿热较甚,加赤茯苓;小溲灼热明显,加瞿麦、萹蓄、冬葵子;腰脊酸楚,加杜仲、续断、海桐皮;尿中白细胞多,甚则混浊如茶泔,加蚤休、金银花;瘀阻较甚,经久不愈,加炮山甲;遗精早泄,加覆盆子、沙苑子、芡实;少腹、睾丸、会阴部坠胀疼痛明显,加炒橘核、炒青皮、荔枝核;虚火旺盛,加炒黄柏、泽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