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中医案例 >> 正文
叶天士妙用莱菔子
阅读:1833 输入:2014-05-18 19:19:45

叶天士,名桂,号香岩,江苏吴县人,清代杰出的医学家,生于医学世家,祖父叶时、父叶朝采都精通医术,尤其以儿科闻名。叶桂12岁开始从父学医,14岁时他父亲死了,于是抱着失去亲人的痛苦,拜父亲的门人朱某为师。叶天士聪慧过人,悟超象外,一点即通;尤其虚心好学,凡听到某位医生有专长,就向他行弟子礼拜其为师,十年之内,换了十七个老师,并且他能融会贯通,因此医术突飞猛进,名声大震。尚书沈德潜曾为他立传,说:“以是名著朝野,即下至贩夫竖子,远至邻省外服,无不知有叶天士先生,由其实至而名归也。”(《沈归愚文集.叶香岩传》)叶氏不仅精通医术,而且治学讲求弘搜博览,学究天人,精细严谨,使医术与学术相得益彰,他认为“学问无穷,读书不可轻量也。”故虽享有盛名,但却手不释卷,广采众长。他为医却不喜欢以医自名,临终前对他的儿子说:“医可为而不可为,必天资敏悟,又读万卷书而后可借术济世。不然,鲜有不杀人者,是以药饵为刃也。吾死,子孙慎勿轻言医。”
传说清朝乾隆年间,苏州府有一富家公子,年已三十还沉溺于酒色。有一天,此公子为酒色窃用家里的一千多两银子,被其父发觉挨了一顿责駡。他本就虚弱的身体再加受了刺激竟病倒了。开始像伤寒,后来渐渐地神志昏迷,卧床不起。

其父请来一位郎中,诊视之后,认为是纯气虚之证,每日用独参汤治疗。谁知愈补痰火愈结,最后竟身强如尸,皮下还生了不少痰核。家人都以为他快不行了,已准备后事。此时,有位好心人对其父说:“叶天士是当今名医,住处离这儿不远,何不去请他诊治?”其父一听,立即派人去请。

叶天士来后,经细心诊视,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。在场的亲属都吃了一惊,顿时止住哭声,疑惑地望他。叶天士说道:“你们哭哭啼啼地为他准备后事,认为他无救了是不是?我看,若现在重打他四十大板也死不了。”

其父一听叶天士出言不逊,大不以为然,当即对他说:“我儿自得病后,光吃人参就花了一千多两银子。你要是能治好他的病,我愿拿出一千两银子作为谢酬。”叶天士摇头说道:“银子能让别人动心,对我却不然。再说,我自从行医以来,还没有收受过这么丰厚的诊金,我还是先治病人要紧。”说罢,便开了一张清火安神之类的普通药方,然后,又留下自带的药末,叫病人一起服用。

病人服药之后,三天能讲话,五天能坐起,一个月便如常人。此时,正值富家公子花园里的牡丹花盛开,全家会同亲友饮酒赏花,以庆贺公子病体的康复。叶天士刚好出诊路过此处,顺便来看看公子病体恢复得如何,大家便邀其入席,少不了一番感谢之辞。

叶天士数杯酒下肚之后,对其父说:“令郎服了一千多两银子的人参差点儿送了命,吃了我的药末便转危为安,少说也得把药的本钱给我吧!”其父连忙点头说:“那天一时疏忽,未能付给药金,这当然是少不了的,还请先生说个数目。”“增病人参,价值千两,去病药末,自当倍之,二千两银子吧!”

叶天士答道。其父一听,顿时面露难色。在座的其他人也都面面相觑,一言不发。

叶天士突然大笑起来,说道:“不要害怕,不要害怕!我那药末是花八文钱买来的萝卜籽(中药名莱菔子)研成的。”大家方知叶先生是故意在开玩笑,便也一齐大笑起来。叶天士又说:“公子周身的痰核,皆因由补住痰邪所凝而成的,半载后方消。”后果其言。

治病贵能对证用药,非以贵重取奇,更非滥补取功。此案以极平淡之清火安神剂佐以莱菔子为末治愈,能不令人叹服!莱菔子,治咳嗽痰喘,食积气滞,胸闷腹胀,下痢后重。有消食除胀、下气化痰的功效。